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旅游 / 旅游景区

【旅游景区】东莲花村

  • 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 发布时间:2014年07月25日
  • 来源:
  • 【字体: 大  中 
  • 【打印文本】

 

东莲花村概况  

东莲花村位于巍山县东北部,有“红河源头第一镇”美称的永建镇的坝子中央,彰宝村河东面,属永和村委会。东莲花东距关巍公路1.2公里,南距县城25.5公里,北距下关29.5公里。东莲花村是回族自然村,是整个巍山县回族传统文化最为丰富,民风最为古朴,民俗最为多姿多彩,传统文化底蕴最为淳厚的穆斯林社区之一。全村地势平坦,交通便利,区位优势明显。整个村庄东西向略长,村内道路盘丝错结,村庄附近还有博南古道上始建于明朝万历年间的重要桥梁——永济桥,保留有清代昭忠祠,杜文秀起义遗址——演武场、大东门、万人冢等文物保护单位。

延卧于一片碧绿田畴之中的东莲花村,几座青瓦飞檐,造型各异,略显沧桑的角楼,连着巍峨的清真寺殿宇以及规模宏大、装修精美、饱含历史沧桑而最终得以完整保存的回族古宅院,成为一个具有浓郁穆斯林风情,尽现回族传统文化与各民族文化和谐相融的古老村庄。这里曾经因地势较低,水丰地肥,适宜栽莲种藕,村民多以种藕为业,夏日成片莲花点缀着村庄,故名东莲花。大家来的路上看到的荷塘就是栽莲种藕的遗存。全村有两百多户回民,一千多人,缅甸、泰国等华侨及侨属侨眷百余人。全村有耕地609亩(水田),主要农作物有:稻谷、小麦、蚕豆、油菜、大麦、玉米等。该村田成方、树成行,水利条件优越,水利基础设施较好,作物旱涝保收,年年丰产。东莲花村村民世代秉承祖先以农为主,勤劳耕作的传统生活方式,在传统生产方式的基础上善于吸收现代科技知识,并用于发展生产。全村除农作物生产外,畜牧业、花卉业、林果业等较为发达,村民和睦团结,与周边各民族和谐共处。

东莲花村始建于明代初叶,至今有600多年的历史,是咸阳王、云南省平章政事——赛典赤·詹思丁之子马德宗分支繁衍生息发展而成。清朝前期,蒙化府较明朝有更明显的发展。元宪宗三年(1253年)忽必烈、兀良合台率蒙古军和西域回回亲军十万人入蒙化,驻防军事重地大围埂、小围埂、回辉登三个地方,并下令探马赤军,随处入社,与编氏等。于是元朝形成大、小围埂、回辉登三个村寨。

明朝洪武十四年(1381年)朱元璋令傅友德、蓝玉、沐英征南。班师后,仍留回回人沐英镇守云南,沐英的部众多为江南回回兵,分散于此屯田,与元初进入的赛典赤.赡思丁后裔及元、明、清从外地来做官、经商的回回人及当地各民族融合形成永建回族。现在居住的回族,是穆罕默德第32代孙赛典赤.赡思丁第九子马德宗(即小围埂始祖)明中叶分支东莲花,与当地土著民族联姻逐渐融合而成。

到了明朝后期,永建回民凭借自身的勤劳智慧、善理财政的本领,在戍守屯耕的同时,发展商贸运输。曾一度出现许多富户,建盖不少建筑艺术较高的房屋,明万历元年修建的博南古道上的永济桥就是当时永建马帮经济繁荣的见证。

至清道光(18211850年)年间,回族村寨已发展到28个,人口约5万,东莲花也得到很大发展。清咸丰六年(1856年)太平天国运动期间,杜文秀在大、小围埂揭竿起义,东莲花村回民与众人一起参加起义。历经18年之久战争,后来遭到清政府的重兵镇压,云南回民惨遭杀害。东莲花村、小东莲花村及附近几个回族村落房毁人亡,幸免于难的马氏回民逃往他乡。后来清政府迫于舆论压力,下令流亡回民归籍。马姓回民归籍后迁入东莲花村,与该村的张氏先辈一起重建家园。这是东莲花复兴、繁荣发展的开端。

解放前,东莲花村除农业生产外,主要靠马帮运输活跃经济。该村曾是马帮锅头聚居地,因此大量物资钱币囤积,一度经济较为繁华,建盖了不少令人叹为观止的精美建筑,马家大院等著名建筑物为当时所建。改革开放以来,东莲花村经济得到较快发展,传统民族工艺、外联商贸、畜牧饲养贩运、林果经济、花卉产业、回族食品加工行业得到培植和发展,居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

目前全村共有古民居28座,村内现存清代建筑10064平方米,民国时期建筑17966平方米,其主体建筑群占地5.5公顷,也是该村主要的核心保护区,村内清真寺宏伟、角楼林立、院落轩敞、重门深院、相互连通,土木瓦与砖石“洋门楼”有机结合风貌独特,在村中自成体系,在规划布局时,充分考虑了采光、隔热、排水、防御、交通、人文等功能,特别是防御功能非常明显,既有一呼百应的清真寺,又有互为欹角的角楼,遥相呼应,户户相通,单门独院还有枪眼,形成一个很强的防御体系。有的建筑艺术采取“三房一照壁”“四合五天井”“六合同春”、“走马串角” 等独特的风格。门、窗、户、壁、顶都雕龙画凤,木工雕刻技艺精湛,照壁壁画精美,水脚石精雕细刻,古井古花台制作精妙绝伦,建筑的每个角落都展现不同的艺术魅力,处处体现了传统的伊斯兰文化与其他各民族文化的和谐相融。

东莲花村因为其历史悠久,民族风情浓郁,民风淳朴,古建筑保存完好,马帮文化突出,因此该村以独特的气韵成为了一方民族文化的点睛之笔。200810月被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文物局公布为中国历史文化名村。

马如骐大院   

马如骐大院由东莲花马氏兄弟之一马如骐建盖。大门建筑工艺精巧,砌石之间砖雕、架花图案精美,顶上麒麟既显气派又应了主人“骐”音。麒麟,是中国古籍中记载的一种动物,与凤、龟、龙共称为“四灵”,常用来比喻杰出的人,在这里也喻示主人不同凡响。

推开这道厚重的大门,极具泰式风情与伊斯兰文化相融合的异域风情,它的建筑特点是“一壁照两院,南房碉楼系马厩”的特色布局,两院的精华则集中在中间的照壁上,这堵大气的照壁把院落隔成两院,都是三房走马窜角楼带三层碉楼一座,由圆柱形栏杆环绕,照壁上图文并茂,照壁水脚石上精雕细刻着茶桌、石桌、文房四宝等物,照壁题书“彩云南现”“福如东海大,寿比南山高”等吉祥用语,可以看出回族文化与多元文化的融合,继承伊斯兰文化的两世兼顾和终极关怀的理念,又吸收了汉文化,特别是儒家文化的伦理道德。

堂屋是马如骐的后人自办的家庭展室,从图片可以看出马如骐侨居国外取得的辉煌业绩。马如骐1948年定居泰国,依然经商做买卖,为泰国经济繁荣作出贡献,受到泰国王室的器重,多次接见、重用,1974年被泰国政府任命为中华商会会长兼云南会馆理事。他一生非常热衷于公益事业,在泰国创办公益学校,1988年为东莲花修缮清真寺捐助100万泰铢。永建镇是云南省著名的侨乡之一,海外乡亲2000多人,主要分布在泰国、缅甸、印尼、新加坡、日本等国,全镇有归侨、侨眷3000多人。其中,东莲花村是永建镇归侨侨眷侨民较为集中的自然村。东莲花村在缅甸、泰国等华侨及其眷属约一百多人。东莲花村也就被称之为侨村,侨民文化及侨乡经济是该村的一大特色。

清真寺  

东莲花清真寺是整个村群众宗教活动的场所,也是传播宗教文化的中心,具有浓郁的伊斯兰文化气息。清真寺建于清朝初期,是中式古典建筑清真寺的代表,土木结构,占地8.8亩,由叫拜楼、礼拜大殿、讲堂、沐浴室等建筑所组成。整个清真寺有一条明显轴线,由东向西,依次是大门、叫拜楼、礼拜大殿。叫拜楼三层重檐,处于整个村庄中心,是用来呼唤人们礼拜,或是紧急时召唤人们集中的专用建筑。“古道名” 四个大字是云南茶马古道研究会会长张宝三的题字,这四个字也正说明马帮文化是东莲花历史文化名村中最具浓墨重彩和独有魅力的一笔。

整个建筑群的核心是礼拜大殿,大殿为单檐歇山顶,正立面装修退至中柱,采用实木雕花门、镶板横披,殿内可容纳近千人同时礼拜。额枋上悬挂“诚一不二”匾额,是民国十五年(公元1925年)与马如骥交好的陆军少将杨盛奇题赠。整个建筑规模宏大、雄伟壮观,把中国传统出角架斗、雕梁画栋的建筑风格和阿拉伯伊斯兰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是回族传统清真寺的典型代表作,成为历史文化名村当中一道最为庄严肃穆的风景。

东莲花全民信奉伊斯兰教,宗教生活严谨,村民的行为准则都遵照《古兰经》及《圣训》精神,信奉伊斯兰教“六大信纲”,即信真主、信使者、信天经、信天使、信后世、信前定。村民每天五次都要到清真寺做礼拜,也是完成“五功”之一,“五功”就是即认主独一,日礼五功,斋戒一月,自行完成天课,有条件者要赴麦加朝觐。

村民一生,从出生到坟墓都与宗教有关,婴儿呱呱坠地,即请吾梭“叫拜”,起“经名”,两月后“开荤”进食,周岁“穿衣”,四岁零四个月入学,再行幼儿“割礼”,婚嫁、生儿育女,老迈念“讨白”,直至丧礼入坟……刚满月的婴儿,村民把他抱到清真大殿举行启蒙仪式,希望其聪明而有信仰;去世后被抬到清真寺举行宗教仪式,然后再下葬;在传统节日庆典如开斋节、圣诞节等都聚集到清真寺中开展。开斋节又称尔德节,是回族群众最盛大欢快的节日,这天回族群众穿戴一新,吃甜点,男子到清真寺做礼拜,妇女、孩子则到看男人礼拜,礼拜结束则举家回娘家拜开斋,合家团圆。圣纪节,则是欢庆穆罕麦德诞生和纪念穆罕麦德逝世的日子,在每年伊历3月,全县22个回族村子轮流坐庄,邀请各村代表到村中做圣纪,在举行仪式后,听各村阿訇讲瓦尔滋,聚礼结束,客人与全村聚餐。古尔班节这天,聚礼结束,有条件的回族群众宰牛、宰羊,分给贫穷的穆斯林群众吃。多姿多彩的民风、民俗和传统的回族风情以及其浓厚的文化气息给这个村庄披上神秘的面纱。经堂教育兴盛,宗教人才辈出。至今村里精通古波斯文、阿拉伯文的学者比比皆是 ,比如小围埂村马云从大阿訇、大围埂的马相恒等。还有扶贫济困,乐善好施氛围浓郁,扶贫济困,乐善好施是每个穆斯林应该做的善功,伊斯兰教教义规定,每位穆斯林在所赚100元人民币中要拿出2.5元作为“天课”,这部分钱是要用来给穷人的,“天课”是广大穆斯林的宗教、道德观,也是善功,因此全体穆斯林,在慈善捐赠方面都能慷慨解囊,各回族村都成立捐资助学、助贫委员会,每年资助大批优秀贫困学子和贫困家庭,让整个大家庭和睦相容。

巍山县共有回族村寨21个,有18个就分布在永建镇。巍山回族全民信奉伊斯兰教,每个回族村都有自己的一座清真寺,全县22座清真寺,永建镇有19个,这些清真寺风格各异,建筑精美,把中国传统美和阿拉伯风情在清真寺建筑上结合得天衣无缝,完美无缺,成为巍山坝子难能可贵的一道风景线。

目前,永建镇回族村庄经济普遍都很活跃,而经济的繁荣也跟伊斯兰教义分不开的,《古兰经》上说“你们在礼拜完成之后,应散布于世界各地,寻求安拉赐予你们的恩惠”,因此穆斯林们勇敢勤劳,善于经商,积极发展经济,在这教义信念的作用下,以及在各级党委政府重视支持引导下全镇广大回族群众发展种植、餐饮、服务、运输、农副产品加工、刺绣等产业,“一村一品,一户一业”经济发展格局已经形成,群众走上了发家致富的道路。

马如清大院  

马如清大院建于民国时期(1945年),该院落东西长,南北短,由东向西分为东院、中院和西院。大门是三层八角高锥式建筑,底层做通道,上面有三层伞形锥式尖顶,由一道总门、两座雕楼、两联连体成排的大马厩、三个大院组合而成,它把西北亭雕艺术与永建回族民居融合在一起。四合五天井的西院,院中心用砖拼成圆形的圆圈是主人用来驯马的。中院的角楼座北向南,为三层建筑,连接东西两院,侧面连着六间马厩。角楼南侧的山墙上有精美的纸筋灰浮塑作品——《鱼龙幻化》,制作艺术精湛。东院为三房一照壁建筑样式,照壁下有马鞍式的古花台,大门上有巍山名兰朱砂兰的浮雕。整座大院建筑空间布局非常丰富,木雕技艺高超,砖雕精美,在整个古建筑群中艺术价值极高,独树一帜。

马如骥大院  

马如骥大院主要由三个建筑体组成,东面建筑是主人居住的地方,北面是当时储存货物和赶马人居住的地方,西面是用来装柴米油盐、粮食等生活必需品及关马和储存草料的地方。这些建筑根据各自不同的功能,建筑样式也不一样。

马如骥大院是马家大院古建筑群的典范,是装米、粮的院落。该院落由三层碉楼和两层10间大马厩组成,三层碉楼是赶马人、看马人的住所。大门西20米处立有一堵青砖照壁,作为大门屏障,照壁上部彩画、书法依稀可见。照壁旁这个小院是专门给赶马人的住房,现在是马帮文化展览室,里面卡宾枪、马鞍、马掌、马刺、马靴等一应俱全的赶马行头让人忆起曾经的赶马岁月,似乎让我们听到马蹄得得,铃声叮咚的艰辛赶马生涯,这些似乎将在记忆里消失的马具,以及建筑便是马帮文化的历史见证。巍山是昔日茶马古道重镇,在明朝中后期,由于永建回族人民的勤劳,头脑灵活,善于经商,回族马帮商队的运输极为兴盛,形成马帮经济文化,留下许多马帮文化遗迹。旅行家徐霞客就曾在《游滇日记》中记录了当时的富庶景象。东莲花的古民居群就是一个实例。1911前后,马如骥、马如骐、马如骧兄弟几人开始赶马经商,在他们的苦心经营下,东莲花村成了马帮锅头的聚居地。特别在民国期间,以大马锅头马如骥为首的7只马帮共有350多匹马匹,来往于东亚诸国,互通有无。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马氏兄弟成为滇、黔、川三省有名的大马锅头。1941年,马氏兄弟的马帮生意达到鼎盛,在那马帮兴起的年间,东莲花家家养马,户户经商,村内马帮云集,村里的马帮匆匆出门,在经历了漫长的旅程后缓缓归来,住了一夜又远远而去,这来来去去之中就把东莲花送进了繁盛,随着财富的积累,赶马人建盖了马帮的大后方,其中以马如骥大院规模最大,保存也最为完好。马帮文化是东莲花历史文化名村中最具浓墨重彩和独有魅力的一笔,有人称东莲花是“马背上驮出的村庄”。

马家大院的主人大马锅头马如骥就是一个重要的传奇人物, 1897年出生在东莲花村伊斯兰世家,曾担任县议员、乡长,热心公益,体恤民情,民国期间蒙化县维修拱辰楼,他出巨资支持,时任县长曾红榜表彰。当时横跨上川坝子的米汤河,经常泛滥成灾,马如骥出钱出力,用五面石筑起了一道长300米、宽1.5米、高2米的石埂河堤。他的马帮还支持抗日战争为抗日战争尽了一份力,体现他爱国爱民。马如骥广结商、政、军要人和各地巨商,为蒙化县的马帮在茶马古道上走南闯北,经商贸易疏通了各道关卡,为当时蒙化成为滇西地区物资转运集散地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他的马帮有一百多匹马,每个赶马伙计赶四匹马,背一支当时最先进的卡宾枪,防匪徒袭击,。他的马帮商队主要跑东南亚各国,多运输糖、茶、丝、麻等互通物品,自行运输、自行销售。通过多年积累,他积累了许多财富,于民国30年(1940年)完成大院建设。由于建筑精巧,风格独特,富有穆斯林勇于吸收一切先进文化的创新精神,竣工伊始,即成回族建筑典范。

主院大门为砖石结构,门柱方正,线条挺拔,高出漏阁檐口无瓦盖顶,顶部是两个长方形式样,旁边有两个圆柱装饰,都雕有花、鸟、虫、鱼等吉祥纹样,建筑式样特别,从外面看象一个法式建筑。门顶侧面留有枪眼,有暗窗口和明窗口,也叫对话窗口,这是为了适应当时匪患猖獗的动乱年代而别具匠心的设计。

打开厚重的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世守清真”四个大字,显示了主人虔诚的信仰。院落采用六合同春的布局,东西耳房、厅房同南面的主照壁构成南院的三方一照壁,主房、东西厢房、大门和角楼则构成北院的四合五天井。建筑不论从柱础、柱礅、房屋、柱子、基座每一个石头上面都雕刻了动植物的装饰纹样,处处体现艺术价值。院落布局方正,上下两层的走廊延伸出来,楼上楼下回廊盘旋往复。悬挂在房檐上的几块匾,“明道致远”是民国二十七年白崇禧的题字,“义广财隆”是云南省民政厅长由云龙民国二十八年所题, “仁惠梓”是蒙化县县长宋嘉靖民国二十八年所题。白崇禧曾多次到其家中小住,东南角的藏头房就是白崇禧曾经住过的屋子。

院子东南角的碉楼,连接南北两院,重檐飞阁,雄伟壮观,共分三层,每一层门窗是能工巧匠精雕细刻杰作,窗户多,且多为架花花窗,形状纹式各不相同,不同角度有不同的艺术魅力,有“远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感觉。登上碉楼,四面都可眺望村内的风景。碉楼分里外两层,里屋一样有门窗户壁,外面用一些木栏杆围住,每一层楼都有两间房子,一楼作为走道,二楼两间是客房,三楼为会客室,四楼是藏书楼和书房。

回廊回旋往复,相互联通,特别是回廊藻井的彩绘今天依然清晰美丽,有彩绘《三文笔》、《阿文学校》、《鸡足山庄严塔》、《上海街景》。特别是这幅彩绘《上海街景》,有上世纪40年代的洋建筑,有宽马路,有飞机,有摩托车,被专家视为不可多得的珍贵资料,惟妙惟肖的再现了当年十里洋场上海滩的风华,体现了马帮商人的开放胸襟和开阔眼界及对现代化生活的向往和对未来的憧憬。 

马家大院的精美,往往展现在细节当中。古井井栏四周雕刻美丽的折枝花卉,门窗精美的雕刻,门板题词和绘画,就连本来不起眼的马厩后墙墙砖上,也刻有“好鸟枝头亦朋友,落花水面皆文章”的诗句。这些建筑虽然经过岁月侵蚀,但院落的每一个角落,无论是精心装饰的门楣还是匠心独具的花窗,依然令人感到当年的气魄和独有的魅力。

这些保存完好的古建筑、旖旎的田园风光、原真的马帮文化、绚丽多彩的民族风情使东莲花村成了一个天然的影视城,相继有电影《兰道》、《又见白娘子》、《女马班》、《桥隆飚》等电视剧和电影到此取景拍摄。

主房中间得当堂屋是整个房子的中心,是用来招待贵客的地方,四周挂的这些绣着阿拉伯文的“对子”,是用来装饰的。永建回民禁烟禁酒,宴宾待客,一般以茶为敬,有历史相沿的三道茶待客习惯,跟永建回族来源地民族习惯有一定联系。永建回民大多来源于阿拉伯国家,这些地方的民族信仰伊斯兰教,伊斯兰教规教义禁止所有穆斯林喝酒,而当地民族多属游牧民族,所以他们就以偶蹄动物奶作为饮品,有经书记载穆罕默德就有早上饮一杯羊奶,一个鲜枣作为早餐的习惯。东莲花先祖来到蒙化后,为适应环境改变,便以茶代奶为主要饮料。村民长期喝茶积累了喝茶的经验,形成并不断光大了茶的文化,形成了三道茶的艺术。回族好客,有句俗话说“见面三分亲,登门就是客”。客人一进门,迎宾上座,主人就用别致精美的果盘分盘端来松子、瓜子、葵花子、糖果等,双手捧递,再奉上一苦、二甜、三淡泊的三道茶。原来回族喜欢喝茶罐茶,即用瓦茶罐在栎炭火烘烤茶叶,烤香后用沸水冲入。头道茶味道极苦,意喻以苦为乐的人生意义。二道茶,就是把核桃切成薄片放入杯中再用事先熬好的姜、大枣、桂圆等用姜糖水冲入,此茶叫糖茶,意为先苦后甜,甜不忘苦。第三道茶,在茶中加入菊花或茉莉花,茶味淡醇,略有甜味,意喻淡泊人生,平平而过。苦、甜、淡三道茶蕴含有回族人民传统的伦理道德。现在虽然喝茶罐茶的逐渐少了,但以茶敬客,以瓜子待客的习俗依然存在。敬客奉茶,要用陶瓷茶盅,茶盅托在小托盘内,双手奉茶,喝后又双手接盅。这一习惯现在沿用,每个回族家庭都如此。

 

责任编辑: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